2020年11月19日

74岁,对卢基平来说仍然是实现梦想的时候。

去年12月,卢基平带着自己计划的纪录片《大老倌》参加了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展览。电影播出结束后响起掌声是观众们对“奶奶导演”的热烈称赞。

很难想象不是纪录片科班出身的卢奇平,而是学了4年纪录片拍摄,一边学习一边创作,已经拍摄了10多部作品。(威廉莎士比亚、纪录片、纪录片、纪录片、纪录片、纪录片、纪录片、纪录片)。

“国家的发展和变化,我们这一代是证人。我心里有责任感。要用镜头保存香水和记忆,用影像保存广州岭南文化的历史。”退休后,诺奇平开始用镜头记录城市的新生活。

学生时代,卢基平是学校文艺活动积极分子,对视频有着发自内心的热爱。“那时我一口气看了6遍《冰山上的来客》,写下了电影中所有的乐谱和歌词。”

工作后,她还做了广告设计和美编,但没有直接参与影像类的文艺创作。

2003年,卢基平在报纸上看到广州国际纪录片节的消息后,去看了电影,迷上了纪录片。少年时代的梦想一直在卢基平草里长大,直到这一刻绚丽绽放。

卢基平的第一次拍摄是在泰戈昌码头。

建于1905年的泰戈昌码头至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卢基平目睹了当年泰戈昌码头的热闹,以及随后几十年的变化。

2015年卢基平再次访问泰戈昌码头时,发现它已成为广州的“城市客厅”,成为旅游、休闲娱乐的好去处。太古昌褪去了其历史变迁,变得时尚漂亮。“记忆突然浮现在脑海里,我感慨地萌生了拍摄的想法。”

在对岸拍摄,在屋顶拍摄,在珠江河拍摄,不仅要面对光影交错的最好角度,还要面对台风日从珠江涌来的风雨。(威廉莎士比亚,温德萨默,希望能拍到全长321米的码头海岸线,卢基平从黄沙码头到白加壳码头,坐了3路水上巴士往返。在码头前的位置,她终于找到了理想的位置。

通过卢基平草的场面,码头沿江美丽的堤防景观原封不动地保存在纪录片中。

“回忆我70多年的生活是我自己的成长,也是城市和国家的成长。太古昌就像一个反复无常的老人,有着旧记忆和新生活的变化。”城市与人们一起成长,文化和记忆世代相传,用相机记录城市变迁和新生,展现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憧憬。卢基平认为这是照相机中最好的纪录片。

去年7月,广州纪录片研究展示中心举办了“影像广州70年”口述历史主题训练讲习班,由卢基平资助。经过3天的训练选拔时,卢基平第一次想到拍摄粤剧《大老团》钟康基。

广东称粤剧演员为“老者”,有名气的人为“大老者”。粤剧由古装剧向现代剧的发展转变,“大老团”钟康基见证了这段历史的变化。“粤剧是我的乡音。”卢基平初记忆中的旧时光,路边立着电线杆,电线杆上挂着大喇叭,喇叭上整天不停地播放的都是粤剧。”记录粤剧的发展变化过程很有意义.”卢启平说。

在后台,卢基平在不断的拍摄中被挖得很深,钟康基几十年的舞台人生就像活生生的棱镜一样,反映了粤剧的发展和传承。(另一方面,电影也是如此。)。

拍摄过程曲折后,纪录片《大老倌》正式上映!但是卢基平仍然忐忑不安,他害怕粤剧这个题材太小,观众的接受度不高。

放映结束后,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来广州没多久就没看过粤剧了。但是看电影很吸引人,所以想知道粤剧后面更多的故事!”年轻人向她致敬。“电影很棒。你也很帅!”

从老奶奶变成了“老岛”,卢基平用纪录片圆了她少年时代的电影梦。“我是这么平凡的人。因为兴趣,因为好奇和梦想,请一点一点地尝试。在这个过程中,我把我的老年变成了少年。”

“我想见证历史,记录历史。”在未来,卢基平想留下他们这一代人的青春记忆。“这是时代的记忆,也是我们的记忆。”本报记者洪锡基

nba买球_把岁月留在照相机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