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18日

小机顶盒揭秘广播电视腐败窝点

江苏常州:调查广播电视网络领域18起职务犯罪案件20人

江苏常州武进广播电视信息网络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李兆峰因受贿罪最近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到目前为止,常州的检察机关已经通过特别行动,对该市广播电视网调查的18起20人的职务犯罪案件中的一半以上做出了判决。常州市两家广播电视网络公司从负责人一个接一个地倒向了普通销售员,领导小组成员被“彻底消灭”。

据调查,2008年至2013年,江苏广电有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常州分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广电公司常州分公司”)、常州武进广电信息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进广电公司”)和武进区广播电视台两大国有控股公司的领导、部分中层干部和销售人员为成员。他利用广播电视资源的市场垄断权和广播电视行业的行政权力,在投资建设、招商引资、设备采购、财务管理、人事任免等过程中玩弄政治,大肆收受贿赂,涉案财产总额近1000万元。

小机顶盒导致大窝案

“专项调查的关键是找到突破点。箱子的入口就像毛衣的线。如果找到正确的线,只需轻轻一拉,线就会完全解开。”常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王表示,机顶盒是打击广播电视腐败专项行动的关键“线头”。

2013年4月以来,常州广电网络的腐败问题因群众举报而被常州检察机关曝光。在调查过程中,调查人员听到许多市民抱怨电视机顶盒质量低劣,遥控器经常失灵。“机顶盒后面一定有只猫!”调查人员非常清楚这一点。随着调查的深入,机顶盒制造商、代理商和经销商以回扣的形式贿赂地方广电网络公司相关人员进入常州市场或增加销售额的事实逐渐浮出水面。

全市立即启动了调查和惩治广播电视网络领域职务犯罪的专项行动。常州市检察院制定了周密的实施计划,统一部署初查,统一派出侦查力量,统一组织侦查活动。根据该计划,五家基层医院和60多名警方调查人员进行了长达8个月的初步调查。拔出芜菁和挖出泥土导致了该市广播电视网18起20人与工作相关的犯罪案件,这些案件最终一蹴而就。

在常州,机顶盒的实际运营商是有线电视运营商。常州市有两家运营商,即江苏广电公司常州分公司和武进广电公司。前者负责新北、重楼、天宁和戚墅堰四区的广播电视网络,后者独立管理武进区的广播电视系统。两者之间没有上下级关系,企业的性质也有很大的不同。

虽然这两家公司性质不同,但它们的功能几乎相同。一方面,从事广播电视网络业务活动,包括有线电视传输网络的建设、管理和维护,提供有线电视接入和技术服务,购买机顶盒、电缆等设备,销售电子产品。另一方面,管辖范围内的乡镇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的人员和财产受到管理。

这种半商业化、半行政化的组织模式有很多弊端,其中之一就是权力高度集中——江苏广电常州分公司的管理决策权和行政管理权

2008年,江苏省广播电视厅整合了10个城市的有线电视网络,成立了江苏广播电视公司。常州广播电视公司合并重组为江苏广播电视公司常州分公司。任命张冰为党委书记兼总经理。

2008年恰逢北京举办奥运会。为了确保更多的用户能够通过数字电视观看这一盛事,各地区有线数字电视运营商在奥运前加大了翻译力度,当时机顶盒的市场销量出现了井喷。当时,我国有200多家企业从事机顶盒生产,市场竞争非常激烈。

江苏省机顶盒品牌准入由新成立的江苏广电公司统一对外招标确定,并确定了8家有权销售机顶盒的生产商。每个城市具体使用哪个品牌,然后分店从这8个家庭中选择,形成一个严格进出的“喇叭口”。高度垄断的市场模式使生产者能够看到如何通过在各城市的分支机构拉动业务,只要它们通过省级。

竞标后,包括盛杰、围棋、元航和朝日在内的八家公司中标。决定在常州购买哪种品牌机顶盒的张兵,遇到了盛杰顺安公司的区域经理于婷。随着两人越来越熟悉,余婷开始尽力,送来一些字画、紫砂壶等。渐渐地,余婷,一个“热心”的人,处理了张冰家里所有的大事小事:张冰的女儿毕业实习,余婷被分配到盛杰香港总部。小女儿想出去玩,于是玉婷拿出一张6万元的旅游卡。当她结婚时,余婷送了一只价值数万元的卡地亚手表和一对金手镯……盛杰很快成为常州最大的机顶盒制造商之一。

面对层层公共关系团队的集体倒下。

2012年,机顶盒面临另一项重大技术创新,从数字机顶盒到高清机顶盒。新一轮的升级带来了另一个幕后利益的巨大波动。

元航公司一直想与常州广电公司合作开展业务。其区域经理高卫君利用这次大规模更换的机会几次来找张冰。香烟和礼品卡通常被用作附赠礼物。考虑到常州新的智能终端产品制造商还比较少,为了增强市场竞争力,张冰与元航公司签订了采购合同,接受了高卫君带来的礼物。

从事机顶盒生产的公司,如围棋和朝日,也遵循同样的程序。首先,地区领导人联系了张冰并获得了他的批准。然后他们联系到了常亮和李晓林等公司的领导。然后项目经理和中层领导解除流程的封锁。最后,直接销售人员相互联系。从上到下都要经过海关,直到合作和共同繁荣的关系牢不可破。

不久,常州的机顶盒市场被盛杰、围棋、元航和朝日瓜分。几乎零竞争的市场使得制造商不再关注机顶盒的质量,大部分资金被用来打通运营商的内部关系,因此机顶盒的价格居高不下。数字机顶盒的价格大约是100元,但它们的售价是400到500元。高清机顶盒售价200元人民币,约7800元。质量低劣、价格昂贵的箱子让人抱怨。

在过去的两年里,许多品牌都推出了数字电视一体机,将机顶盒的功能集成到电视机中。机顶盒又一次经历了创新,来到张冰身边的制造商们一起采取了密集的行动。负责市场营销的副总经理史进是从总公司空降过来的团队成员,他已经被排除在张冰的团队之外。这次历史性的进军抓住了这个机会,在张冰的默许下,为购买和销售一体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成功地融入了张冰的圈子。

除了机顶盒,相关外围产品的制造商还包括

武进区广播电视局和武进区广播电视台是两个品牌和一个团队。这两个单位共同负责武进广播电视的宣传、广播电视的开发和管理,以及电视台和下属企业的经营和管理。

潘国兴曾任武进广播电视局局长、武进电视台台长。武进广播电视公司成立后,潘国兴还担任董事长。可以说,潘国兴掌管着武进区广播电视系统的一切人、财、物。

权力的高度集中使得潘国兴能够自由地积聚财富。除了在机顶盒和配套设备运营中的大量贿赂,潘国兴的另一个主要“收入”来源是广告。

2005年以来,武进电视台实施了多元化的广告创收体系,这是潘国兴担任导演时的一大“贡献”。台湾将设定一个相对较低的创收目标,而评估将奖励和分配超额部分。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份额,广告越多,佣金越多。当时,整个舞台都陷入了广告热潮。系统实施后的一两年内,业务量从2000多万元增加到7000多万元,几乎翻了两番。

俗话说,你有足够的勇气去生存。电视台副台长王志坚同时也是常州超越电视节目制作有限公司的经理,该公司属于武进电视台的第三产业,是广告的中坚力量。王志坚非常清楚台湾的广告收入体系实际上是一个灰色行业,但有潘国兴在上面,他不仅没有烦恼,而且胃口也更大。大部分从创收中回来的广告业务都没有遵循正常的会计程序,管理极其混乱。王志坚认为,与其只接受台湾的版税,他还不如自己想办法盗用。他把收到的广告费汇进自己的个人卡,并且不开任何账单。在过去的几年里,王志坚贪污了超过43万元的公款。公司里的许多人也遵循这种方法,用双手拿钱。

凭借自己的金点子,整个公司都受益了,除了董事潘国兴,他不能亲自干预运营,只能领取行政死亡工资。他的心有点不平衡。潘国兴的怨恨被他的手下敏锐地捕捉到了。他们开始寻找各种理由来“纪念”潘国兴。据检察机关称,潘国兴受贿总额超过100万元。他的垮台涉及7起案件和7个人,两个领导集团被彻底消灭了。

纪委书记滥用监督权是没有用的

如此明目张胆的腐败,难道就没有监督吗?

如前所述,常州广电公司的纪委书记是吴月泉,但根据检察机关的调查,纪委书记实际上是“私设”的。

吴月泉是张冰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原来是办公室主任,但办公室主任的年薪只有20多万元,他只是一个中层干部,不能进入核心圈子。为了进一步加强他的领导班子,张冰已经任命吴月泉为纪委书记,负责人事管理。他的年薪也涨到了40多万元。从那以后,吴月泉就更加死心塌地的盯着张冰。

这样,没有纪检部门的公司就有了一个纪检书记。纪委书记负责人事不管纪委。有了纪委书记,张冰有了一个看似干净的地方来拿自己的一些家当。他有时给酒、烟草、礼品卡、现金等。对吴月泉来说,这些人似乎也一一正式记录下来。吴月泉一再问张冰如何处理这笔财产。张冰有时说公司会在需要的时候使用它,有时说它会帮助穷人。然而,截至案发时,大部分财产都存放在吴月泉的地方,只有一小部分用于公司的正式接待。

船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