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8日

核心阅读

因为爱长城,张俊和爱好者们依靠网站“长城小站”成立了志愿者队,现在成为了长城保护的民间力量。

多年的田野调查,丰富的长城资源数据库,各种公益强学训练。“长城的存在源于你的爱”、“小站宣传横幅上的这句话是小站志愿者们的共识,也是张俊守护长城20多年的精彩注脚。

“看,这堵墙的下部是石头砌成的,上面是烧焦的泥土。”走在蜿蜒的长城龙山段,“长城小站”志愿者小组负责人张俊经常不断地给北京建筑大学学生解说,谈论精彩的地方,发出愉快的笑声。(另一方面)。

这条路,张俊记不起去过多少次,但每当他踏上长城的砖路,他就像和认识很久的朋友再次见面一样,充满了快乐。(另一方面)。

成立了志愿者队,在长城上留下了9万多张照片

1991年,17岁的张俊在北京师范大学化学系读大一。秋天,他兴高采烈地到达了向往已久的八达岭长城。长城很雄伟,但景区人山人海,很难享受游览,他感到有些遗憾。

不久,他无意中看到了朋友拍的长城照片,其中很多人人迹罕至,展现了长城的雄伟面貌,说:“真令人震惊。”壮丽的秀美的熙峰区,险峻雄伟的雁门,坚固雄伟的加油馆,结构精致的司马台。张俊爱上了长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几乎每个休息日都和朋友们去爬长城,那条路是留在山顶上的城墙,无论远看还是近看,都让他们忘记了。

沿着路走,张俊和朋友们会带着长城的旧照片找到当年的拍摄地点。比起比较受欢迎的长城段,他们更喜欢长城切断墙壁、残骸、碎石部分,甚至微不足道的砖墙。遗憾的是,他们在访问期间发现长城的许多风景不再被破坏或改造不当。(大卫亚设,北方执行部队)。

“我们应该尽可能把长城留给后人。”张俊意识到长城保护迫在眉睫。1999年5月,张俊和10多名长城爱好者依靠网站“长城小站”成立了志愿者团队,成员也被称为小站人。

长城的存在源于你的爱。这句话印在小站的宣传带上,更体现在小站人的实际行为上。(大卫亚设,Northern Exposure(美国电视),女性)他们在长城上捡垃圾,在长城脚下植树,不搞野餐等破坏性活动,组织公众可以参与的各种保护活动。不仅如此,志愿者团队还策划了40余部电影展,编制了10余种长城主题图书,广泛传播长城知识和文化。

目前,“长城小站”网站开设了数万名注册者、1000多名注册志愿者、微博、微信公众号。利用在长城上拍摄的照片、收集的数据,志愿者们建设了长城文献数据库、中国长城建筑数据库、中国长城地理信息系统、中国长城铭文数据库等10个数据库,覆盖全国4万多座长城建筑物,在长城上留下9万多张照片。

发动沿线家乡村庄,呼吁社会势力参与保护

“很多家乡人总是认为长城很远,不知道周围世代守护的城墙是长城。”张俊2004年,一位小站志愿者偶然来到河北元贤乌龙沟村,看到明长城走了,几乎没有人为破坏,保存了500多年,被当地人称为边墙。

出乎意料的是,两个月后,志愿者再次来到这里,发现长城的胸墙被多处剥落倒塌。原来,“村里的孩子们在长城的墙缝里挖蝎子卖给了药材商,每只蝎子都能得到几个到几个钱”。张军说。受到冲击后,人们意识到“居住在长城边缘的村民也是保护长城的重要力量”。

为了让家乡人认识到保护长城的重要性,2005年“长城小站”发起了“家在长城边缘”活动,通过给村民们小册子、拍照、给孩子们捐书、讲长城故事、举办作文比赛等,传播了保护长城的知识。2016年,小站提议“大家可以为长城做的五件事”,并敦促公众分享长城的照片和体验。拿走垃圾,保持长城的清洁。劝阻长城上描写的行动。给长城旁边的孩子们捐一本书发现疑似破坏长城的行为,拍照、录像,并向文化遗产执行机关或民间长城保护机构报告。

“没想到我家前面的旧墙是祖先留下的宝贝!”看到熟悉的长城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保护,家乡的人笑逐颜开,言语中洋溢着自豪感。(威廉莎士比亚,哈姆雷特,骄傲)“下雪后的长城更美丽。就像在大山上围上一条又长又白的围巾一样。”感人的文章在孩子们的文章中流淌,吐露了对故乡、长城的爱。

实施向保护人员提供专业支持的技术培训。

张俊不仅在村子里普及长城保护,还把目光投向了北京市内的学校。2016年,“长城小站”推出了覆盖学龄前高中各年级的长城公益教室。其中包括介绍长城的演技、建设、指挥系统、地理人文等内容。张俊外出时背在背上的背包里总是左右放着帐篷和三脚架,像小火箭一样远眺,志愿者给他取了“火箭人”的代号,学生们亲切地称他为“火箭老师”。

“孩子们喜欢上‘火箭老师’课,所以总是期待星期三上课的日子快点来。”北京富学胡同小学老师健杰说。

古代长城遗址绵延2万多公里,基本上沿线有数千名长城保护者在巡逻保护。过去,大部分长城保护者属于义务服务,缺乏专业训练和必要的设备。

2017年,“长城小站”在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基金会的支持下,实施“长城保护院加油包”公益事业,为长城保护者购买保险,配备鞋子、衣服、帽子、手电筒、救生包等进行技术训练。目前,“长城保护院朱幼柏”已惠及河北120名长城保护院。

“我是一个很有庆典的人。端庄的事情会拼命做。”现在张俊已经守护长城21年了。受他的影响,女儿也逐渐爱上了长城,从4岁开始第一次经常参加长城保护活动,在幼儿园手工时做了烽火台形状的灯笼。今年张俊生日那天,女儿亲自为爸爸做了圆形烽火台形状的蛋糕。“我爸爸真心喜欢长城。”《本报记者试播》

亚搏体育_“长城站”志愿者团队致力于长城保护20多年在城墙之间守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